杨健博士:新时期新中关系的挑战与机遇!


杨健博士:国际关系学博士,前新西兰国会议员、新西兰国际关系学会奥克兰分会主席、奥克兰大学人文学院副院长和新西兰亚洲研究院中国研究中心主任。现为新西兰华商俱乐部主席。


图片


 新时期新中关系的挑战与机遇 


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下午好!


今天,我就新西兰与中国的关系,尤其是经贸关系谈些自己的看法,希望对大家有点启发。我的演讲分为四个部分。首先我阐述一下新中关系的根基,然后分析一下新西兰在“新时期”面临的挑战和潜在的机遇。最后,我总结一下给新西兰华商的启示。

图片
 
新中关系的根基

新西兰华商多年来得益于良好的新中关系。我们曾经津津乐道新中两国创造的数个第一,如新西兰是第一个承认中国完全市场经济的发达国家、第一个完成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双边谈判的发达国家、第一个与中国开始双边自贸协定谈判的发达国家和第一个与中国签署双边自贸协定的发达国家。
 
为什么有这么多第一?原因是多方面的,我在这里着重谈谈两个重要原因,一是新西兰较为独立的外交传统,二是中国对新西兰的重要性。
 
新西兰一直为自己独立的外交政策感到骄傲。上世纪八十年代,新西兰的无核政策甚至导致新西兰与美国的同盟关系破裂。
 
作为一个依赖对外贸易的小国,新西兰注重自由贸易和多边主义。新西兰独立外交政策的一些主轴包括:
· 支持联合国
· 支持一个多边的全球经济秩序,反对封闭的经济集团
· 支持经济和社会途径而非军事手段解决国际争端
· 注重价值观念,如人权。
 
以上主轴可以帮助我们理解我什么新西兰与特朗普政府保持距离,因为特朗普政府崇尚单边主义而无视多边主义。
 
这些主轴在过去几十年都基本保持不变。然而,在此期间,新西兰与各地区和国家的关系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新西兰曾经被称为英国的农场,其产品高价卖给英国。然而,今非昔比,英国对新西兰的经济贡献已一落千丈。无论是在战略上还是在商业上,东亚地区,尤其是中国,对新西兰都变得至关重要。
 
就贸易而言,新西兰前十大贸易伙伴中,六个在东亚,包括中国、日本、新加坡、南韩、泰国和马来西亚。中国是新西兰最大的贸易伙伴。
 
基于此,新西兰与东亚全面接轨是理所当然的。这就是为什么新西兰热衷于加入东亚的区域架构,如东亚峰会和最近签署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 RCEP)。
 
而中国多年来都非常欣赏新西兰独立的外交政策。应该说,中国对新西兰是比较信任的,所以也有所偏爱。
 
这些都是新中两国创造一个又一个第一的基础。
 

新西兰在“新时期”所面临的挑战


世界政治经济形势在过去几年发生了深刻变化,新西兰在“新时期”面临着巨大压力。

图片
 
为了更好地理解新西兰所处的国际大环境,我们需要先明白“新时期”新在哪里。
 
首先,美国的对华政策有了根本性的变化。这些变化在特兰普时代表现得淋漓尽致,而新任的拜登政府依然在延续特朗普政府的许多对华政策,尽管方式方法在做调整。可以说,特朗普开启了国际关系、尤其是美中关系的新时期,特点就是美中战略竞争和摩擦急速升温。
 
其次,新冠疫情对全球经济造成巨大冲击。这种冲击不只是对GDP的直接影响,还有更深层次的对经济安全的重新思考和调整。这种思考和调整,加之美国及其部分盟友对日益强大的中国的防范和遏制,对全球的经济结构和经贸关系有着深远的影响。
 
再其次,疫情令人们对不同政治体制的优劣性有了更多批判性思考,意识形态的体制之争加剧,而这势必对各国的国内政治产生重大影响。

图片
 
也就是说,当今世界,无论是安全还是经济抑或政治,都比几年前复杂了许多,国际关系中弥漫着消极悲观的情绪。
 
尽管新西兰有较为独立的外交政策,但作为国际社会尤其是西方世界的一份子和五眼联盟中的一只眼,新西兰难以独善其身。
 
新西兰一直在中美之间寻找平衡,这项工作随着特朗普上台而变得更加艰难,新西兰面临着强大的站队压力。
 
拜登政府有意改变前任的某些外交策略,更加注重与盟友的关系,但似乎无意对前任的对华政策做任何根本性改变,所以新西兰政府面临的压力依然存在。
 
平衡经济利益和道义责任一直是新西兰外交的主要挑战之一,这一挑战随着中美以及中国与美国部分盟友紧张关系的加剧而变得更为突出。
 
困境中的机遇

上面谈及的挑战主要是政治包括地缘政治层面的,而政治关系对经贸关系有着直接影响,两者是相互交织在一起的,就像美国在对华政策上政治议题与经济议题相互交错一样。试图把政治议题与经济议题完全分开是不现实的。
 
那么,在如此复杂多变的国际大环境下,在新西兰面临诸多政治挑战的困境中,新中关系会如何发展?
 
新中关系的走向依然有许多不确定性,拜登政府上台未满百日,对华政策尚待观察。然而,我们有理由对新中关系的发展相对乐观。
 
首先,中美关系面临的挑战依然是可控的。中美关系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都将面临巨大的挑战,两国国内政治的需要加剧了挑战的复杂性,令人担忧。拜登政府将中国视为“最大地缘政治挑战”,而中国也日益自信,不惧正面交锋。毫无疑问,中美两个大国间的地缘政治角力是危险的,一旦失控,将导致巨大的灾难。
 
正是因为其危险性,中美双方最终都会慎重对待双边关系,防止失控。虽然我们不能排除因为国内政治等因素而导致插枪走火的可能性,一个基本事实是:美国已无力全面遏制中国,而中国也无意与美国全面对抗。
 
在这一大背景下,尽管国际压力和国内政治的需要等因素可能对新中双边关系造成一定影响,两国的政治关系可望保持相对稳定。一方面,新西兰政府依然有足够的空间继续走其较为独立的外交路线。另一方面,中国政府对新西兰的期待也将更加现实。

图片

 
其次,新中两国都倡导自由贸易和多边主义。自由贸易和多边主义在特朗普时期备受挑战,今后依然将经受考验。然而,新中两国都是自由贸易和多边主义的受益者。这一共同利益有利于新中双边关系尤其是经贸关系的发展。新西兰积极加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除了东亚地区的重要性外,也体现了新西兰对自由贸易和多边体制的一贯支持。
 
再其次,两国的国内政治有利于双边关系的稳定。上一届工党-优先党联合政府在对华政策上有所反复,导致新中关系一度停滞甚至恶化,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联合政府的对外关系开始是由优先党而非工党主导的。现在,优先党已不在国会,工党对外交政策有绝对的控制权,对华政策会更加理性。
 
工党政府的对华政策也将基于现实考量。尽管有政治方面的挑战,新西兰的对华政策不得不考虑经济因素。中国是新西兰最大的贸易伙伴。新冠疫情发生之前,中国还是新西兰第二大国际游客来源地和最大的国际留学生来源地。
 
连任后的工党政府面临着疫后恢复经济的巨大挑战,中国是新西兰经济复苏的重要一环,就像十多年前国家党政府依靠中国等东亚市场快速走出了国际金融危机一样。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工党政府最终排除干扰完成了新中自贸协定的升级谈判。
 
中国对新西兰经济的重要性是其他贸易伙伴无法取代的。在截至2020年3月的年度里,新中贸易总额为328.37亿纽币,其中新西兰对中国出口198.88亿纽币,从中国进口129.49亿纽币,新西兰对华贸易顺差高达69.39亿纽币。新西兰全年的总体贸易顺差仅为35.16亿纽币。也就是说,新西兰通过对华贸易顺差填补了对其他贸易伙伴的贸易逆差。值得注意的是,新西兰与其第三大贸易伙伴欧盟的贸易逆差为55.01亿纽币,与其第四大贸易伙伴美国的贸易顺差仅4.02亿纽币。
 
而在另一方面,中国在可预见的将来都将保持稳定,并继续加大开放力度。新西兰过去、现在和将来都会是中国开放的受益者。
 
最后,新中两国的互信基础依然稳固。如前所述,新中两国的多个第一是基于两国的互信基础之上的。多年来,中国把新西兰视为可信赖的伙伴,这种信任在上届联合政府时期遇到了一些挫折,但基础依然是稳固的。
 
结论:给新西兰华商的启示

新中关系的发展与新西兰华商息息相关,我们应该庆幸我们生活在新西兰,这不仅是一个自然环境优美、社会开放包容的国度,也是一个外交相对独立、对华关系稳定的国家。

图片
 
作为华商,我们在新中经贸关系中大有作为。在截至2020年3月的年度里,新西兰的出口商品和服务前五名是:乳制品161.51亿纽币,占出口总额的18.7%;旅游114.58亿纽币,占出口总额的13.3%;肉制品83.01亿纽币,占出口总额的9.6%;木材46.83亿纽币,占出口总额的5.4%;教育44.47亿纽币,占出口总额的5.1%。
 
在所有这些领域,中国都是重要的市场。对华商来说,这都是商机。
 
疫情给不少企业带来了没顶之灾,众多的企业面临重重困难。希望华商能挺过难关,等待后疫情时代的爆发。华商在后疫情时代将有巨大的商机,我本人也充满期待。国际环境的变化对新西兰,包括新西兰华商,可能是难得的机遇,因为我们有着较好的双边关系。我们要做的,一是挺过困难时期,二是为后疫情时代做好准备,三是督促政府在做好防疫的同时早日开放边境,四是为新中关系的发展多做贡献。
 
让我们共同努力!

(本文内容由神马网整理,内容来源:杨健博士演讲)



标签:
中新关系
6484 浏览举报